会员登录密码注册 登录

投稿请发至邮箱:news@swcjw.com.cn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城市商业 > 读书

好书推荐:亚马逊公布2017年度书单TOP10

时间:2017-12-21 14:20    来源:中国日报网  

   车澈长得像胖虎,但其实特别“矫情”。

  《热血街舞团》开始筹备的时候,他为节目设想的录制场景是废弃的工厂,而且798那种空荡荡的厂房还不要,必须是炼钢炉、管道等设备俱全的。结果美术团队跑遍天南海北,好不容易找了两个入车澈法眼的,没过几天,他想法变了。

  后来他想要一个能俯瞰城市美丽街景的地方。于是一班人马又在北上广深等城市之间来回周转,终于找了一个巨大的、拍摄位置非常好的楼顶。他们最担心的事,就是怕车澈哪天又变卦,说不想俯瞰城市街景了。

  image.png

      随着录制时间越来越近,场景也终于在上海确立。与此同时,选手招募工作也正式开启,作为总导演的车澈向骨朵透露,《热血街舞团》目前已经集结了45支国内最顶级的街舞厂牌参赛,他们没有门派之分,“不管是old school还是urban的,甚至Jazz,还有编舞我们都接受。”

  《热血街舞团》和“嘻哈”一样也是全新的内容类型,此前荧幕上虽有不少舞蹈类选秀,但多以明星搭档进行跳舞为主。虽然近期收官的《舞力觉醒》号称自己开启了“街舞选秀元年”,但该节目的关注度并不尽如人意。《热血街舞团》如此大手笔的把街舞搬到台面上尚属首次,某种程度上讲,它一直和嘻哈一样,是一种“地下”文化。

  节目制作班底由爱奇艺高级副总裁陈伟、爱奇艺副总裁车澈、刘洲和唐焱坐镇,陈伟、车澈都深度参与过不少舞蹈类节目的制作,车澈还担任过带有“选秀”色彩的舞蹈类节目《舞林争霸》《舞林大会》的副总导演,刘洲是《中国有嘻哈》的音乐总监,新加入的唐焱是去年江苏卫视跨年晚会的视觉总监。

  而且此次《热血街舞团》的投资规模同样空前,因为舞蹈比音乐对视觉要求更高,“为什么它比嘻哈贵,是因为街舞拍摄比嘻哈难。”

  这其实不是《热血街舞团》一个节目的问题,在中国综艺史上,舞蹈节目普遍比歌唱节目要“贵”,从拍摄到排练,“技术层面比说唱要复杂得多。”据车澈透露,《热血街舞团》在技术上会全新升级,“这一次我们在整个的美术上和舞台上比《中国有嘻哈》又有一个质变,应该是中国没有过这样的选秀。”但因为节目刚开始录制,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这个我必须得卖个关子。”

  《中国有嘻哈》收官后,爱奇艺高级副总裁陈伟整合了爱奇艺五个自制工作室及内容营销、宣推运营、后期制作三个公共部门,成立了节目制作中心。2018年爱奇艺即将推出的超级网综《热血街舞团》将由节目制作中心的YOH工作室和DNA工作室合力制作。同时,新浪微博作为《热血街舞团》联合出品方,也将在节目宣传推广上给予大力支持。

  image.png

      这一切元素都让车澈信心十足:“从爱奇艺的平台影响力、召集人的level和影响力、选手的成色和品质、宣推的合作以及观众对街舞节目和剧情式真人秀的理解,每个维度来看我好像没有担心的理由。”

  从“嘻哈”到“街舞”

  2016年12月9日下午三点十四分,车澈在手机备忘录写下一个“大目标”:YOH工作室努力为年轻人代言,目标成为街舞、说唱、电子竞技、二次元娱乐等青年文化项目在大众传播领域的出口,成为爱奇艺青年文化娱乐内容领域的根据地。

  这距离他入职爱奇艺不过一周有余。YOH是他工作室的名字,三个字母分别代表“young、open、hiphop”,中文音译为“幼虎”。从一开始,他就已经想好要做街头文化了,《热血街舞团》也并不是他在看到《中国有嘻哈》的成功之后拍脑门做的决定,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我来爱奇艺就要做街舞”。

  那是2015年底,车澈发现EDM(电子舞曲)的酒吧很火爆,很多人会为了DJ去,但同时他注意到北京和上海有很多很好的Hip-hop酒吧里,人群比电子酒吧的人群还要优质,而且非常活跃,“我发现他们其实是非常有带领力的人,是一群fashion icon。”

  那时从《中国有嘻哈》中走红的TT微博粉丝不过8万左右,但评论量能达到惊人的800多条,这样的高粘性给了车澈极大震撼,“什么是市场的萌芽,我觉得这就是市场的萌芽。”

  image.png

      而他们之所以在“嘻哈”之后立刻上马街舞节目,也是基于市场表现。车澈认为街舞的发展程度也比嘻哈更成熟。“实际上街舞的受众人群和大众的认知度是完完全全大于说唱的,而且街舞的商业化也比说唱要好的多的多,我觉得它还是相对来说比较普及,这是一个现实层面的情况。”

  在推广难度上,车澈也认为街舞比嘻哈更容易。虽然街头文化和Hip-Hop属于同一种文化,但说唱是一种音乐表达形式,“街舞除了是一种艺术载体,它跟很多领域都是有挂钩的,比如时尚领域、健康领域,所以我觉得街舞是可以被推广成大众文化的东西。”

  《中国有嘻哈》的成功证明了太多东西,也让《热血街舞团》更有底气,虽然车澈一再强调这是一个全新的节目,但制作团队如出一辙的两个项目总归还是会有不少相似之处的。比如让顶级流量做“评委”,这次他们叫“热血召集人”,目前已经官宣的嘉宾有鹿晗、陈伟霆和王嘉尔。

  有了他们加盟,《热血街舞团》或许会重现《中国有嘻哈》“freestyle”的炸屏之势,“小鹿和伟霆我跟他们接触之后,我觉得他们非常适合《热血街舞团》这个节目。因为首先他们热爱这个文化,挚爱舞蹈,其次他们能影响年轻人。第三点就是我看到了他们真实生活中的魅力,我希望通过我的真人秀把这种魅力传达给观众。”

  事实上,车澈对所有担当“评委”的人要求都是一致的:对舞蹈有自己的理解、热爱街舞、对年轻人有影响力。因此节目虽然有不少编舞大咖加盟,但“热血召集人”席位中并没有专业舞蹈老师坐镇。“我绝对不会找一个有流量而对这种文化不理解的制作人的,所以其实从《中国有嘻哈》我选择制作人,到《热血街舞团》的热血召集人,我的维度都非常单纯。”

  image.png

      此外,《热血街舞团》同样是一档剧情类真人秀,“所有的文化,我觉得才艺载体只是一部分,一个成功的选秀你一定会有塑造人物的需要,我想做的是真正产生中国街舞界的明星,这件事必须依靠剧情式的真人秀来完成。”

  从饱受质疑到备受关注

  “放纵了一顿火锅,罪恶的快乐。”2017年12月1日凌晨一点五十五分,车澈在微博记录了一顿夜宵。

  别人减压靠健身、打游戏,车澈减压靠火锅,他“胖虎”般的体重就是这么暴饮暴食吃出来的。这也直接导致很多导演做节目暴瘦,车澈每做一档节目就涨几十斤肉,“这两年在180斤和230斤之间浮动。”

  《中国有嘻哈》收官时是他最胖的时候,但这几十斤肉也没白长,最后一期节目上线第二天,车澈升职成了爱奇艺副总裁。“这件事情是平台对内容创作的一种尊重,一种褒奖。实际上我还是在做自己做的事,还是主要负责我自己的工作室。”

  一切都来的太快了,谁能想到三个月前被全网diss的《中国有嘻哈》真就挑起了推广嘻哈文化的大梁,还成了网综标杆。但小半年过去,当车澈开始做《热血街舞团》的时候,情况又不一样了。

  嘻哈已经把市场点燃,上好的肥肉谁不想要?一个优秀的竞争对手不可能容忍对方一家独大。《热血街舞团》的创意公布不久,其他视频平台也相继推出同类型选秀,而且上线时间都在一季度,虽然没有公布具体时间,但想必也是前后脚的事。

  车澈说当初《中国有嘻哈》能聚集到那么多优秀的制作人和团队是一个奇迹,“正好天时地利人和”,但此次有了强大竞争对手,他也没在怕的:“这件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印证了我的一些看法和爱奇艺内容选择策略的正确,你可以理解为英雄所见略同,大家都觉得这个东西好的,这是一个大策略的问题。具体到节目,我按照我想做的方向去把这个节目完成就好了。”

  如果说《中国有嘻哈》的难点在于所有人都怀疑它,那么《热血街舞团》的难点就在于所有人都期待它。“我们只能以double、trible甚至更大的压力给自己、给团队。”但这绝不是对“嘻哈”的重复和升级,“重复自己是没有意义的,我想去做一些新的东西。它(《热血街舞团》)应该拥有自己的灵魂,拥有自己全新的idea。”

  但《热血街舞团》毕竟是街舞选秀,因为视频和音频传播介质的不同,优秀的舞蹈视频不能像嘻哈一样通过音乐平台传播,只能依靠短视频。为此,《热血街舞团》与微博达成了合作,希望通过微博进行推广,“现在移动设备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某种程度上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你会看到大家在地铁上不光是听歌了,其实很多人都在看视频。”

  从“小编导”到“胖虎”

  车澈,曾担任《舞林大会》《舞林争霸》副总导演,车澈大学毕业后进入了SMG,《加油好男儿》是他参与的第一个节目,“它让我初步知道了电视是什么东西。”

  做完这个节目,车澈感慨万分,原来真的有一档节目是可以改变人命运的。他被选秀节目的独特魅力吸引,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参与了《中国达人秀》《中国好舞蹈》等多档选秀节目的制作,抬头也从导演、副总导演、执行总导演一路进阶到总导演、副总裁。

  选秀节目同样改变了车澈的命运,尤其是《中国有嘻哈》。这是他在SMG、灿星之后的第二次转身,也是来到爱奇艺做的第一档节目。这种感觉很不一样,“在电视台的时候你的身份是一个导演,你只要把这个片子交出来就完成了。但是现在对我来说这只是最基础的部分,在视频平台我们其实是一个产品经理,把节目生产出来只是你工作的一个开始,后面大量的互联网的运营工作也要参与到其中。”

  这个微博简介为“面无表情的死胖子”的人,在《中国有嘻哈》中用同样的面瘫脸引起了别人关注,粉丝发现他从五官到身材,乃至气势都像极了卡通人物“胖虎”,他所幸就用胖虎做了头像,快收官时,“胖虎”车澈也成了一块《中国有嘻哈》的一块“招牌”。

  这大概也是青年文化强大影响力的一个体现吧。车澈说自己来到爱奇艺之后一直在闷头做节目,是一个没什么想法的人,但他其实特别坚定,包括《热血街舞团》在内,他做的所有节目都是选秀、歌舞相关的。

  image.png

      说到音乐,《哆啦A梦》里的胖虎也是一个很热爱音乐的人,他立志成为歌手,不过唱歌特别难听,曾把35个人唱到气绝,还唱死过444只蟑螂。不过知有意还是无意,车澈在爱奇艺做的两档节目里,也隐约透露着“胖虎”气质,他在《中国有嘻哈》里总是用“小夫们”称呼选手,“小夫”正是动画片里与胖虎相爱相杀的好兄弟。

  显然,他非常热衷于通过节目展现青年文化特有的澎湃和激情,车澈说他也会把《热血街舞团》做成一个特别man的节目,“我希望在这个节目里大家可以看到兄弟情和热血,当然这个兄弟情也不一定没有女生,也可以说友情和热血。”

█请返回商务财经网新闻首页>>>>>

标签:好书推荐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商务财经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商务财经网介绍|投资者关系 Investor Relations|联系我们|法律义务|意见反馈|版权声明

Copyright (C) 商务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3321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