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密码注册 登录

投稿请发至邮箱:news@swcjw.com.cn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城市商业 > 读书

《货币革命——后危机时代的经济博弈》

时间:2013-11-08 20:36    来源:商务财经网  

 【核心导读:】当人类一度遭遇经济危机的重袭、自然环境的惩罚,以及日渐疏远的人际关系,你是否意识到,货币革命势在必行?

电子工业出版社出版(图)

  本书回顾了从古代礼赠经济到当代资本主义时期的货币史,其间,货币体系鼓励竞争、培育稀缺性、毁灭社群,并强迫经济不断扩张。如今,这些趋势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然而在其崩溃之前,我们或许还能够获得良机,转向可持续的生存方式。为了实现上述转变,货币制度必须改革,并且这一改革已经发生。在人类文明危机日益深重的今天,其意义之重大,自不待言。

  作者简介:

  查尔斯·艾森斯坦(Charles Eisenstein):中文全名艾华生,1989 年

  毕业于耶鲁大学,获得数学与哲学学位,随后担任中英文翻译长达十年之久。

  他是畅销书《人性的飞升》(The Ascent of Humanity)一书的作者。他在

  众多刊物上发表过文章,其论著涉及文明、意识、货币和人类文化的演化。

  他经常在大型会议等重要场合发言,并接受过多家电台和播客的采访。他现

  居宾夕法尼亚州哈里斯堡。

  媒体评价:

    ▇“要问世界在新轴心时代的转变究竟有多深,查尔斯·艾森斯坦的这本书将给出令你信服的答案。他是活跃在当今最具深刻整合思维的思想家之一。”

  ——迈克尔·鲍温斯(Michel Bauwens),P2P 基金会创始人

    ▇“艾森斯坦知识渊博、满腔热忱、有责任心、做事勤勉、对事物体察入微,他俨然成为一座灯塔,为他人带来希望,这在当今动荡不安的世界里显得尤为重要。这本书处处闪耀着智慧的光芒,必将开启你的心灵,拓展你的思维。”

  ——卡莫兰·墨菲德(Kamran Mofid),经济学博士,“共有品全球化倡议”创始人

    ▇“本书精彩绝妙,文笔优美。如果你认为我们的经济系统已然病入膏肓,需要进行神圣的改革和优化,那么本书将是一本必读之作。我希望本书能够引发一场严肃的全球性讨论,探讨如何彻底改变我们对待金钱的态度。”

  ——安德烈·哈维(Andrew Harvey),《希望:神圣激进主义指南》一书作者

    ▇“我认为查尔斯·艾森斯坦是这个时代最有前途的思想家之一。他将哲学、宗教的精髓与敏锐的洞察力结合在一起,指出了现代社会机能失调问题的文化根源和制度根源,并提出了可行的解决办法。这样的人极为罕见。”

  ——戴维·科腾(David Korten),《大转折》一书作者

  译者序:

  《货币革命:后危机时代的经济博弈》(下称《货币革命》)是查尔斯•艾森斯坦(Charles Eisenstein)在2011年出版的一部思想性著作。查尔斯•艾森斯坦于1989年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获得数学与哲学学位。毕业后,他远赴中国台湾,进行中英文笔译工作长达十年之久,对中国文化颇有造诣。之后,由于他对当时的工作心生厌倦,还经历了离异、破产的危机,而这些经历促成了他在思想上的蜕变,以及对个人困局与整个社会迷茫、焦虑的痼疾的思考。

  本书的英文名是“Sacred Economics: Money, Gift, and Society in theAge of Transition”,直译就是“神圣经济学:转型时期的货币、礼赠与社会”。本书题名中所用的“神圣”一词与宗教并无关联,而是侧重于不可替代、独一无二。当货币成为一种普世手段之后,它几乎能够用来交换任何事、任何物,因而与货币相关的事物也就脱离了唯一性。相应地,货币剥离了原始礼赠经济所带来的人际纽带,有了金钱以后,付清钱物,交易双方两不相欠。货币于是成了亵渎、罪恶的代名词。

  作者认为,我们处于“旧世界”的末端,而危机四伏的今天为社会、文明的转型提供了契机。作者用了两个“故事”来概括“旧世界”的特征——“大众的故事”(The Story of the People)和“价值的故事”。而这里的“故事”一词来源于美国诗人和政治运动家莫瑞尔•鲁凯赛(Muriel Rukeyser)的诗句“构成宇宙的是故事,不是原子”(Theuniverse is composed of stories, not atoms)。

  “大众的故事”也称“飞升的故事”(The Story of Ascent),即人类通过科学技术征服自然、超越动物属性、建立理性世界的过程。在查尔斯•艾森斯坦早前的一部著作《人性的飞升》(The Ascent of Humanity)中,他对这一历程进行了思考与回顾。如果说《人性的飞升》是对自我观的深刻探索,那么《货币革命》一书则是从货币的角度探索与新自我观相对应的一整套经济制度。第二个故事是“价值的故事”(The Storyof Value),它指的是货币之所以具有价值,并不是因为它具有相应的内在价值,而是因为人们公认货币具有价值。而“货币的故事”促进了“飞升的故事”的演进。书中的大量篇幅都围绕这两个故事展开。

  具体而言,“飞升的故事”中的个人观可被称为“离析的自我”(separated self)。这颇有些老子所谓的“寡民”的意味——在当前经济一体化的背景下,我们对陌生人的依赖程度超过了对邻居的依赖程度,我们可以通过网络等通信手段与千里之外的陌生人交谈,却无法与距离咫尺的人正常交流。例如,本属于家庭的烹饪变成了大众餐饮,对子女的照料也逐渐社会化,家长需要付钱请他人照料小孩。而在原始社会,这种互相帮助的习俗会产生人与人之间的纽带,但是自从金钱产生之后,一旦付清钱款,提供货物或者劳务的人与购买货物与劳务的人便两不相欠,于是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人情关怀也就不存在了。因此,与这种自我观对应的货币也凸显了旧世界特征的缺失——人与人之间的纽带缺失。

  查尔斯•艾森斯坦同时认为,将之前免费的、不属于任何特定个人的“共有资源”(common)囊括进产权(property rights)的范畴,扩大了货币的疆域,加上人们追逐利益的本性,增长的驱策便随之产生了。为了积累更多财富,人们会为了一己之利伤害自然环境,而不考虑对他人、社会、子孙后代造成的消极影响。作者在第6章中引述了伯纳德•林特尔(Bernard Lietaer)的一则寓言来说明,借由这种生息的货币,人类追逐利益的本性如何导致了竞争、生存压力、自然环境的崩溃和人际关系的疏远。

  为了解决“旧世界”的这些问题,在本书第二部分,作者概括他所认为的“新世界”的特征。在第17章,作者将之概括为七个方面:(1)负息货币;(2)消除经济租;(3)将社会和环境成本内部化;(4)经济和货币的本地化;(5)社会红利;(6)经济的负增长;(7)礼赠文化和点对点经济。这七个方面相辅相成。而要进入“新世界”,必须采取新的“自我观”——“扩展的自我”、“联系的自我”,即考虑他人、考虑周围环境,以礼赠的方式提供服务的产品;同时,也必须进行货币的渐进式变革,而货币的变革也必将造成与“新世界”相对应的体制上的变革。为此,作者重提了西尔维奥•格塞尔(Silvio Gesell)的思想,认为应对货币收取“滞留金”,这样既能促进流通,也能防止货币孳息,进而防止因为积累财富而造成的贫富差距。

       值得一提的是,查尔斯•艾森斯坦本人也身体力行了互惠互利礼赠原则,他将其著作《人性的飞升》和《货币革命》两本书以免费的方式放在网络上,而读者可以在以下两个网站上免费浏览,并根据个人评价捐出认为合适的数额。

  http://www.ascentofhumanity.com

  http://sacred-economics.com

  当然,崇尚人际联系的观点,对中国的借鉴意义甚为有限。须知西方社会是从人情社会过渡到了契约社会,而诸多发展中国家尚未完成第一阶段的转变。此外“将社会和环境成本内部化”的意思是对地球资源的使用收费。这必然涉及将不可量化或者难以量化的“共有资源”进行量化,受到现有科学技术的局限,这部分资源无法探明储量,因此对为未消耗的共有资源定价仍然困难重重。此外,作者认为,瑞典等国的负利率是“负增长时代”到来的先驱,但事实上,这些政策的目的仍是为了刺激经济,促进经济的发展。因此,希望读者对文章的观点加以鉴别。另外,文中一些尚待商榷之处和疏漏已尽量在“译者注”中标出。

  本书的翻译得到了查尔斯•艾森斯坦本人的悉心指导。例如,他建议,将The Age of Reunion一词译为“大同时代”。在此谨对作者表示衷心的感谢。

█请返回商务财经网新闻首页>>>>>

标签:货币革命,经济时代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商务财经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商务财经网介绍|投资者关系 Investor Relations|联系我们|法律义务|意见反馈|版权声明

Copyright (C) 商务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3321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