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密码注册 登录

投稿请发至邮箱:news@swcjw.com.cn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名家专栏 > 专访

专访张译:跑10年龙套不丢人 热爱阅读最想与莫言同框

时间:2016-12-19 21:10    来源:人民网  

  

2016年,张译的片约不断,从年初的《老炮儿》,到年中的《追凶者也》《我不是潘金莲》,大大小小、公映未公映的影视剧作品多达13部,用他自己的话,这叫“忙并快乐着”,已近不惑之年,看透娱乐圈的起起伏伏,张译早已不在乎自己在大银幕上是否以男一号的身份出现,“角色好,有提高,有内涵,我都喜欢。”

12月16日,张译首搭新生代演员欧豪的犯罪悬疑电影——《少年》全国热映。惊悚黑色的镜头风格,高潮迭起的故事节奏,在影片中,张译得偿所愿地做了一回硬汉刑警,而为之付出的代价是真实的打斗,让其频频在片场“挂彩”,“拍戏哪有不受伤的,谁让你选择了这个行当……”缓缓地捋了捋头发,张译轻描淡写地说。

从《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到《辣妈正传》,演军人出道,以暖男形象深入人心,本以为可以一直沿着“暖心”路线走完演艺生涯的张译,近两年,在大银幕上却“不安分”地挑战人见人恨的杀人犯、追逐金钱的煤矿主等反面角色,“每个人都是多面的,如同无法用一句话定义一个人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好的演员,是可以将这些人演出层次感,然后,让观众自己去判断好坏,这是我的目标,也是我今后仍然要努力的方向。”

专访时间比预定晚了1个小时,为了不耽误记者接下来的工作,张译甚至连中饭都顾不上,就开始了40多分钟的对谈。从电影作品聊到剧本、文学,从对人物角色的精雕细刻到难忘的10年部队生活、10年的龙套生涯……不急不缓、沉稳平和,看了看表,窗外天色渐黑,采访即将结束,但一切似乎又才刚刚开始……

 

十年龙套:因“加戏”险挨打 贾樟柯陈可辛都喜欢他

“人这一辈子,你会遇到很多人和事,不经意间的一个决定、一句话,对别人可能是一辈子的影响。”张译若有所思地说讲起已上映电影《少年》给他带来的触动。影片中,他饰演的是一个意外卷入一场复仇计划的警察。

警察是张译一直钟情的一个职业,这次能够银幕上诠释这样角色,算是他的“福分”,“我对警察这个职业和生活都很感兴趣,我有一个表弟就是工作在一线的刑警,这些年我没事儿就爱和他凑在一起,跟着他们一起去执行任务,看讯问,看搜查……演员要想演什么像什么,体验生活很重要。”20多年的经验告诉他,想要成为好演员,就要对得起身边的每一个角色,因为“一部作品中的一个人物,你只有一次向别人展示的机会。”

1997年,迷恋上演戏的张译服役于北京战友文工团,既不算科班出身,也没有超高颜值,虽隶属团里的话剧院,但却没有太多上台的机会。一次一个领导对张译说,“小伙子,转行吧,你演戏等于找死”,这句话刺激了张译的自尊心,团里上的话剧,不管是A角,还是B角,只要是有台词,张译都会争取;团外,张译拼命地跑剧组、递简历,无论是群演还是龙套,他从不挑剔。在《乔家大院》里他饰演陈建斌身边的一个跑腿跟班,在《北京爱情故事》里,他是家住北京的云南山区农民,10年后的演技爆棚正是当年的一点点积累与沉淀。

圈子里无论是陈凯歌、贾樟柯,还是陈可辛、冯小刚,很多导演都知道张译喜欢在片中“加戏”,早年因为这种即兴表演,张译还险些挨打,而慢慢的“加戏”竟成了张译的另一种表演风格,许多合作过的导演,甚至都盼望着他可以给影片带来什么惊喜。无论是《亲爱的》里的黄渤,还是《枪声背后》里好哥们聂远,谁都不知道在实拍过程中,张译的葫芦里会卖什么药,但所有人都知道,结果肯定会很出彩。

“我喜欢跳出戏来客观看待角色,这是我独有的一套方法论”张译告诉记者,“加戏就跟有时候会改台词似的,你必须按照你自己的语气和心境做一些调整,否则你就会演得不自然。特别感谢所有合作过的导演,他们都很理解和包容我。”

张译给自己的定义是体验+方法派的表演方式。“有时你看我在镜头前特别投入,但实际上我是在运用一种方法在演。”张译认为这样既可以让自己很容易抽离角色,接受新的角色,也可以锻炼自己尝试不同的人物定位,扩大自己的发展空间。

 

从真正跨入演艺圈算起,2016年,正好是张译的第10个年头。这10年张译接了很多戏,终于用实力证明自己是一个“能够演好戏的演员”,在他的眼中,戏比天大,在他的心中,没有演员不适合的角色,只有演员驯服不了的角色。“有的角色像一只猛虎、野兽,你必须驯服他。导演这边喊开始了,你不驯服它,你就会被它驯服,你当然要选择驯服它,我是干这行的,我就像一个驯兽师、捉鬼师,鬼和兽都是这个角色,你站在那,全组人都在等你,你必须做好。”

重情重义:张译的 “朋友圈”是这样形成的

从孙俪、海清到姚晨,从段奕宏、李晨到张嘉译,张译在娱乐圈里朋友多、人缘好是出了名的,很多人对他的评价是“为人真诚、做事踏实”,对于张译个人而言,每个朋友,都是他人生路上的“贵人”, “我们一起成长与变化,与他们的合作,是我最大的收获!”

2007年,转业后的张译进入事业低谷期,就在这时,影片《匹夫》的导演杨树鹏找到了他, “当时他对我并不熟悉,只是看我演的一个剧,就答应把《匹夫》中的反一号给我,我问他,为什么如此相信我,他就简单地说了一句,‘我觉得你演的挺好’。”

时隔8年,杨树鹏首部犯罪电影《少年》开拍,张译心甘情愿出演男二。对朋友张译向来重情重义、不计得失。而这样的事儿,在他接拍的影视剧作品中并不在少数。

“接下来你将在两部电影中看到我客串的身影”张译一边自我调侃,一边笑着透露自己的“档期”,“接戏有很多种,一种是你特别喜欢这个角色;一种是你特别喜欢这个导演;还有一种是这个戏是你哥们拍的。”经常不看剧本就答应下来,虽然让张译的粉丝“译家人”感到有些忿忿不平,但他说,他不后悔,“人就是这样,你帮帮我,我帮帮你,何必算计那么多。”

2015年,凭借在《亲爱的》中对富二代韩德忠的深入刻画,张译斩获了第30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配角奖。致谢下台后,仍然处在懵懵状态的张译被陈建斌、蒋勤勤夫妇的大大拥抱感动,因为自《乔家大院》的合作后,陈建斌就一直鼓励张译要演下去,别放弃。随后如潮水般的祝贺短信,让张译落下了热泪。 “是他们支持我走到今天,所以,为了他们,我心甘情愿。”

 

在孙俪眼中,张译是个有爱心、很幽默的朋友;在姚晨眼中,张译是个舞文弄墨的才子;在张国强眼中,张译是个懂得冷暖的好兄弟。圈内摸爬滚打十几年,无论是事业顺遂,还是跌入低谷,张译的乐观、积极,好人缘,让他结交了一干不离不弃的好友。

多彩人生 爱猫如子 最想与莫言同框

对张译的采访,更像是聊天,闲话家常,想到哪说到哪,没什么明星架子,也没什么晦涩难懂的人生哲学。对记者的问题,他不愿简单地赞同与否定,更愿阐述一种观点,讲述一个故事让你自己去做出判断。对于早年低谷期的10年龙套生活,张译豪不避言,甚至对当年的坎坷经历有些怀念, “过去没有什么悲惨的,我特别骄傲。我生下来就不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家里没有背景,父母也不是演员、编剧、导演,一切都是我自己打下的江山,我觉得这很牛。没什么丢人的。”

除去拍戏,近些年,张译热爱阅读,从早前曾阅读过2000多本舞台、影视剧剧本,到现在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品味名著经典,虽然演戏让他的私人时间变得支离破碎,但只要有空他更喜欢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捧着一本自己喜欢的书蜷缩在沙发里。

2013年,张译将自己曾在博客上发表的文章集结成册,出版了名为《不靠谱的演员都爱说》的半自传体读物,书中讲述了许多他和廖凡、段奕宏、陈思诚众兄弟同甘共苦的感人故事,“我们这一辈子就像《头脑特工队》,总会有很多情绪,很多记忆,有用的被留了下来,没用的最终进入‘记忆焚化厂’……我害怕忘记那些曾经感动过我的故事和人,我想把它们记录下来、保存下来。”

从余华的《活着》《许三观卖血记》到贾平凹的《废都》,迟子建的《额尔古纳河右岸》,张译如同介绍自己朋友似的向记者推荐自己喜欢的一部部文学作品,“有几个人的书,我是肯定要看的,比如刘震云的、阿城的,莫言老师的……”这些带有浓郁乡土气息的书籍,是他的精神食粮,经常是第一时间出版,他就会买回家阅读。

一本钟情的读物,一缕暖暖的日光,身边再眯着几只慵懒的猫咪,此情此景,该是多么惬意自在。对于“爱猫如子”的评价张译笑着点头,“它们就像我的孩子,每只都有名字,而且脾气秉性都不同”。 “知乎”上一篇篇与猫有关的文章,透露出这位“铲屎官”对这些“孩子”有多么地溺爱无度。

 

访谈结束之际,当看到记者的签名本上有自己喜欢的作家莫言老师的签名时,张译顿时兴奋异常,一边认真地在隔页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一边拿出手机拍照,“终于和莫言老师同框了,好激动,这张我可得好好留着……”。

█请返回商务财经网新闻首页>>>>>

标签:张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商务财经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商务财经网介绍|投资者关系 Investor Relations|联系我们|法律义务|意见反馈|版权声明

Copyright (C) 商务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3321号-3